《民法典》給融資租賃行業 帶來的重大變化、條文對比與展望

發布時間: 2020-04-14 被閱覽數: 211

來源:陸家嘴金租局

 

一、  總體特點

總體穩定,吸收行業發展經驗?!睹穹ǖ洹烦雠_前,關于融資租賃的法律規定主要見于《合同法》共14條(第237-250條)和《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融資租賃合同糾紛案件適用法律問題的解釋》(以下簡稱“司法解釋”)共26條的規定?!睹穹ǖ洹啡谫Y租賃合同章節,基本吸收了上述規定(詳見對比表格)。

《合同法》讓“融資租賃”成為顯性行業,在合同體系中有了自己的名字、個性和基本規范。司法解釋主要圍繞“融資”和“融物”兩條腿,進一步解決了各方利益衡平問題,包括租賃物上風險如何分擔、買賣合同瑕疵如何處理、合同解除后利益分割等。從此,在法律層面,出租人放款后“經濟利益”也不再裸奔。

但是,受制于現實因素,司法解釋也留下了一些遺憾,比如出租人“物上利益裸奔”的問題。在承租人占有、使用租賃物,并具有“所有者”權利外觀的情況下,如何防范“善意第三人”對物的取得,司法解釋給出了“制作銘牌、自抵押、有限對抗(中登網登記等對抗”行業或地區規定中的融資租賃查詢義務人”)”等策略,但從現實環境和行業需求來看,顯然還不夠。

二、  《民法典》租賃物公示保護“關鍵突破”

在上述背景下,民法典突破性的規定了“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的所有權,未經登記,不得對抗善意第三人”。該條款雖然為“否定性”規定,但翻譯過來就是“登記了,就可以對抗善意第三人”。有了法律規定,腰桿就硬了。

腰硬了后,下一個問題就是如何落實?按照《民法典》規定,租賃物登記可以對抗善意第三人。而租賃物又包括不動產、一般動產、特殊動產(飛機、車船)等。根據物權編的相關規定,顯然租賃物所有權并非一概采取“登記對抗主義”;繼續推衍,這里的“登記”,也并非傳統意義上的“物權登記”,最大可能的是“中登網登記”或者其他動產登記平臺(動產抵押網站等)。

無論是哪種,在操作層面,都需要進一步的配套規定和明確。

三、  “融物”更加強調

融資租賃章節的第二條即規定“當事人以虛構租賃物等方式訂立融資租賃合同的,融資租賃合同無效”。該條文進一步突出了“租賃物真實”對于整個融資租賃合同效力的重要性,有助于解決“融資”“融物”發展不平衡的問題。

但同時,融資租賃合同無效后的后果為何?還需要進一步探討,是按照“通謀虛偽”的規則,根據實際構成的法律關系予以認定?還是直接按照無效的法律后果予以處理?從體系性解釋的角度看,似根據《民法典》總則中的“通謀虛偽”規則認定更為合理,也更有利于法律規定的統一、司法解釋的延續和行業發展的穩定(詳見對比表格)。

四、  顛覆性變化——與擔保合同發生了怎樣的關系?

《民法典(草案)說明》(簡稱《說明》)中提及“擴大擔保合同的范圍,明確融資租賃、保理、所有權保留等非典型擔保合同的擔保功能,增加規定擔保合同包括抵押合同、質押合同和其他具有擔保功能的合同(《民法典》第三百八十八條第一款)”。

而第三百八十八條第一款規定,設立擔保物權,應當依照本法和其他法律的規定訂立擔保合同。擔保合同包括抵押合同、質押合同和其他具有擔保功能的合同。擔保合同是主債權債務合同的從合同。主債權債務合同無效,擔保合同無效,但是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。

 不難看出,第三百八十八條沒有明確將融資租賃等寫入,而《說明》也一般是經過反復推敲。

《說明》公布后,一石激起千層浪。雖然租賃物具有擔保的功能,但經濟上的擔保價值,并不能成為法律性質認定的論據。租賃物到底是擔保,只具有從屬價值,還是具有獨立法律地位,早年間有過爭議。隨著融資租賃行業的發展,“融資”“融物”兩條腿走路、兩個支撐點,已經成為行業共識和價值基礎,盡管現實中還不盡如人意。

在此前提下,能否基于第三百八十八條放置于“擔保物權”項下的大前提,簡單得出“租賃物由承租人或賣方轉移至出租人”等同于“設置擔保物權”的結論?筆者認為,是不妥當的。理由在于:

一是,融資租賃專章規定了“出租人對租賃物享有所有權”,而非“擔保物權”。從法律適用規則的優先級來看,融資租賃專章規定優先于其他分章規定。

二是,如果將上述“所有權”視為讓與擔保,出租人對租賃物的權利視為“擔保物權”,那么融資租賃這種交易結構與抵押貸款將幾乎沒有區別,“融物”的功能也將被極大削弱,行業傳統的法律根基、行業價值也蕩然無存,一切需要重構。

三是,從融資租賃專章的規定來看,與《合同法》、司法解釋的規定基本一致,對于租賃物,出租人既有解約取回權,也有履約選擇權等。顯然,這些權利非“擔保物權”可比。

由此,在《民法典》沒有明確指明“融資租賃合同適用擔保合同”,且已有專章規定“融資租賃”的情況下,即使“草案說明”將來能夠順利落地操作,融資租賃也應當優先適用“融資租賃”章節規定,首先按照交易結構本身的邏輯展開。

這一點,等待立法機關、司法機關的進一步解釋,就更為重要。也當然,如果最終有了明確的口徑“適用擔?!?,本文的部分論證和邏輯也勢必改變。

  • 分享到:
2011-2020 版權所有@山重融資租賃有限公司 京ICP備1101180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2008172號
2019久久久最新精品